他愛看書,家中佈滿了各類書籍,當閱讀需中斷時,便隨手取物作為標記,於是,許多書裡夾雜著發票、面紙、傳單…….。

她開始準備各式書籤,上面佈滿美麗的詩文,希望他在信手拈來時,也能閱讀到她的心。

多年以後,她的心情,就像他那些躺在抽屜裡的書籤,不再有被翻閱的必要,蒐集的習慣卻沒有戒掉,在異國尋找別致的書籤時,她不曾想起過他,只是,她再也不帶有任何文字的書籤回家,當作對自己無言的抗議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