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多人認為,向來能吃、愛吃、會吃、又說得一口好菜的我,再加上在小倫身邊的耳濡目染,自然也成為了一位料理高手,不暪你說,我也一直這樣認為,於是在那一年回高雄幫媽媽過母親節時,我自告奮勇的打破以往總是全家去吃大餐慶祝的慣例,決心親自做一桌子的菜,讓大家刮目相看。

  這個〝英勇〞的決定,讓從未看過我下廚的父母與姊姊們是又驚又怕:「妳真的會嗎?」我發下豪語:「這有什麼難!做菜是天份,自然而然就會啦!」不理會他們的半信半疑,我開始訂立菜單,這個步驟完成之後,接下來的問題是:這些菜要怎麼做?我便打了通越洋電話到澳洲,師傅口述一番傳授我速成大法之後,我感覺事情真是出奇的順利,我彷彿已經成功了一半!便自信滿滿的回頭問我家人:「沒問題了!現在誰要開車帶我去買菜?」我的父親-江湖人稱《司機老韓》,立刻挺身而出:
  「我帶妳去!我們這裡有很多大的菜巿場,妳想去那一個?」  
  「我只會在超巿買菜耶!」
  「為什麼?」
  「因為超巿的菜上面才有寫名字,不然我不認識。」
  「…………」


    我的母親在不放心之下,堅持要跟隨前往,在我挑選菜肉之餘,不時的拿一些「滷味拚盤」及「什錦壽司」之類的東西過來,想要試圖放進我手中的購物車,我一面放回去一面不滿的發牢騷:
  「妳什麼意思?幹嘛一直拿現成的菜進來?這麼信不過我啊!」
  「不是,我是怕妳麻煩耶!這些東西多方便,擺起來又漂亮,何必忙半天咧!」
  「妳是怕我累還是怕會餓肚子?」
  「………」


    買完菜之後,我便一頭埋進廚房中,昏天黑地的忙了起來,媽媽姊姊們不時探進頭來問需不需要幫忙?都被我趕了出去,此時我才體會「一個廚房容不下兩個女人」這句話啊!經過了約莫五個小時的奮戰,小外甥在外面已經餓得開始哭了,終於端出一桌還算像樣的菜,在大家餓昏到幾乎失去味覺的情況之下,我贏得了一致的讚賞。


  酒足飯飽之後,我的母親-江湖人稱《煮飯婆小韓》下了這樣的結論:「每道菜的口味都不錯,只是火侯拿捏的功夫還不夠。」「那就是太少做的關係,所以經驗不足,以後多做就好了!」爸爸一面補充,一面編織著難以實現的美夢。只是在經過這一番折騰之後,我體會到做菜實在是件「辛苦又不美」的事,天份我大概是有了,其他的就只有看緣份囉!


  所以,以後每年的母親節,我們家又恢復了外食的慣例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