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是一個讓人容易醉生夢死的城巿,我總喜歡和朋友泡在咖啡館裡,一面談天一面想著各自的心事。好喝的咖啡畢竟太少,所以我偏愛種類繁多的花果茶,可以泡上一整壼淡雅的清香。而咖啡之於我,就像酒精之於酗酒者,太容易叫人沉淪。

  記得到澳洲的第一個晚上,安迪便帶我們去Brisbane一條熱鬧的咖啡街Milton,那是我和小倫第一次喝到國外的咖啡,原來是那樣的「便宜又大碗」,所謂大碗當然並不是指份量,而是真材實料的香濃,從此後我們便開始了泡咖啡館的生涯,當然,還有那一個個漂亮得叫人垂涎欲滴的蛋榚,旁邊再擠上鮮奶油和帶有夏威夷核果仁的冰淇淋,我覺得我好像到了天堂,幸福的感覺又再度油然而生,雖然我的身材卻就此遭受到身陷地獄的磨難。


  常常朋友到家裡來吃飯時,都會帶瓶酒,大夥便小酌一番,但不愛喝酒的我開始嘟起嘴來,那些酒分明是投我們家男主人所好的呀!雖說是吃人的嘴軟,但我這女主人沒有功勞可也有苦勞啊!怎麼都沒人慰勞慰勞我呢?大概是接收到我抗議的訊息,沒多久安迪買了一瓶甜甜的咖啡酒來,加上一大匙香草冰淇淋就成了濃郁的愛爾蘭咖啡,於是在小倫的熱心之下,飯後我們開始有了男侍在旁慇勤的問著:「要不要來杯咖啡?coffee or tea?」嗯…咖啡和茶都夠水準,不過這位坐不住的毛毛蟲男侍在大夥享用完之後,便急急忙忙催我進房換衣服,準備到Milton報到,在另一個城巿裡繼續醉生夢死去了。


  我想咖啡和茶在我們身在澳洲時,的確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,就連他送我的第一個情人節禮物,都是一隻精緻的wedge wood茶杯,請注意,是一隻,不是一對哦!他的理由是:「這個杯子太貴了,只買得起一個,所以妳用就好,我用舊的就可以了。」往後當我挑燈夜讀時,他總會端上一杯熱奶茶,待我喝完後,又小心翼翼的洗好收藏在櫃子裡。


  雖然my valentine沒有帶給我什麼浪漫的驚喜作為情人節禮物,不過這個茶杯,總是適時的溫暖了我的心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