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異鄉總是會特別想念家鄉的味道,尤其在澳洲許多東西都吃不到,自然少不了向掌管家中大權的小倫抱怨,雖然他當時總是沒啥反應,但後來事實證明,其實他都有往心裡去。

  每個星期天一大早,在Brisbane都有一個露天的巿集Sunday Market,專門賣一些「破破怪怪」的東西,像是二手貨及手工製品,偶爾也會有些澳洲人自己種的農產品。台灣去的這兩個男人(另外一個當然是安迪)對那裡可是為之著迷,每個週日必定早早去報到,但對於爬不起來又怕曬太陽的兩個女人(另一個當然是安迪的女朋友艾薇)而言,卻沒啥吸引力。


  於是,某一天早上(好吧!其實是接近中午了)仍在睡夢中的我,被剛從Sunday Market挖寶回來的興奮聲叫醒:「趕快張開眼睛,妳看看這是什麼?」睡眼惺忪的我,看到了一堆像葉子一樣的東西在眼前晃動,天哪!竟然是一大把的空-心-菜!當時立刻睡意全消,趕快推著他進廚房去了!


  其實那時剛去不久,實在是呆得可以,一把空心菜也叫兩人感動得好像快痛哭流涕,吃起來香得不得了,後來才知道,中國城常常都可以買到空心菜的啦!只是那天的情景卻一直深刻的停留在我腦海中。


  不過另一樣東西可就真的沒那麼好買了。


  到澳洲後大約一年多後,有位朋友唸完回去留了一輛老爺車下來,我們才開始過著「有車階級」的日子,在那之前可都是快樂的公車族,不過安迪他們每週末去買菜時,都會順道來接我們一起去採買,於是他那台有著〝全手動冷氣〞的「鮮黃色保時慢」,就被我們戲稱為「買菜車」。


  那天小倫又照例的打電話給我們的司機,邀請對方來用餐順便先去買菜,這次兩個大男人去了特別久,回來後我就看到了令我魂牽夢縈的東西--竹筍。澳洲並非產地,我們之前找了很久都找不到,連冷凍的都沒有,只有香港製的罐頭筍,我驚訝的問他怎麼找到的?安迪立刻搶著回答:「問了好多地方都沒賣,後來開到一個好遠的市場才有,就為了找妳愛吃的竹筍!怎麼樣?可以加個幾分?」嘻嘻嘻!有這樣的朋友,真好!


  到了農曆年前,心理特別的感觸,這是我長那麼大,第一次不在台灣與家人一起過年,有天他在廚房跟我商量過年要吃些什麼時,我只是不斷的〝哀嚎〞著:「我要吃蒜苔炒臘肉!」「臘肉好辦,可是這裡買不到蒜苔啊!」「我不管!我媽媽每次都會做蒜苔炒臘肉,我就是要吃蒜苔炒臘肉!」幾天後,他在廚房忙時,我又無聊的東翻翻西找找,打開冰箱看到了一包蠟肉在門邊,我問他:「又沒有蒜苔你買臘肉幹嘛?」他若無其事的回答:「我可以炒其它的菜啊!」這時我突然眼睛一亮,發現有一包綠綠的東西被藏在很裡面,便一面問他是什麼東東,一面隨手往裡翻,居然是一包冷凍的蒜苔!「你怎麼那麼壞啊!買到蒜苔也不告訴人家!」「ㄟ~這樣也能被妳找到!」


  結果我不但吃到了蒜苔炒臘肉,還和一群好朋友一起過了一個溫馨的年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