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台灣的時候,我可也是沒事喜歡號召三、五好友到家裡坐坐,除了大夥聚聚聊聊之外,也會炒幾樣菜請大家嚐嚐。雖然平日甚少進廚房,不過瞎弄一番也是勉強可以唬唬外行人啦!所以也總能賓主盡歡就是了。

  和小倫到了澳洲之後,自然是「英雌無用武之地」,雖然後來有試圖用甜點和拿手的炸醬麵來扳回一城,但記得剛開始到那裡時,我唯一的「貢獻」就是安迪艾薇帶我們去Dream World(夢幻世界遊樂園)等地方玩時,因為裡面東西又貴又難吃,所以我就做了不需加熱即可吃的三明治,來當做中午的便當。可不要小看簡單的三明治哦!也是可以吃出不凡的味道和料理的深度,但與我做出來的那種絕對沒關係就是了。


  有段時間小倫因為家中有事,必須回台灣一趟,那些「食客」聽到風聲之後,也就不按時來報到了,家裡頓時冷清了許多。我想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小倫不在,我似乎應該代他負起照顧大家的責任,免得被說什麼「人在人情在」之類的話,於是打了幾通電話,請平時常來往的朋友來吃飯,艾薇一聽到我要下廚的反應是:「妳要做飯哦?妳確定嗎?不要鬧了啦!」一直到進了家門她還在懷疑:「真的可以吃嗎?為了以防萬一,我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先殿好肚子了哦!」


  當時的菜色早已忘了,但得自媽媽真傳的魚香肉絲可是我的驕傲,好友史派克不停的稱讚:「這道菜棒!比小倫做得還好吃,要是我未來老婆有像妳這樣的手藝,那我就心滿意足了!」雖然是好聽話,但還是讓人覺得很舒服,我想這輩子大概都無法從小倫口中聽到這樣的話,畢竟在他心裡,我這點彫蟲小技那值得搬得上檯面來說嘴。


  在家請客的感覺真的是很美好的,廚房裡的工作雖然油膩、煩瑣,但確是最香、最甜的,只是當主人送走客人,那種曲終人散後的落寞心情,有時是需要一點時間來平復的。


  「等到有一天朋友不再光臨,到那個時候,我和小倫,我們還會不會擁有彼此呢?」安迪他們離開之後,獨自收拾善後的我,忍不住想了這樣的問題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