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次家裡有客人來吃飯時,小倫總是在廚房裡忙東忙西的,我這個女主人除了幫忙在外招呼客人之外,就沒有其它的用武之地了,於是靜極思動的我開始嘗試做些飯後甜點,來表示我也小有貢獻。久而久之,家裡請客吃飯時,甜點就成了我的責任,而一群白老鼠也只好〝欣然〞的配合,實驗品包括椰汁亞搭子西米露、綠豆仁西米露、起司蛋糕、紅茶餅乾和紅豆抹茶蛋榚等。

  向來不愛吃甜點的小倫,除了號召眾人捧場之外,也總會嚐上一些(好以身作則的誘騙大家),而不喜歡吃起司蛋糕的安迪和艾薇,也破例吃下我的作品(他們肯吃是因為吃不出什麼起司味),我還記得小倫那老實的表妹夫阿志在嚐過一口之後,竟冒出一句結論:「我有個朋友做的起司蛋糕,味道就真的和外面賣的一模一樣哦!」此語一出,我臉上剎時一陣青一陣白,現場氣氛立刻陷入一陣緊張:
  「你的意思是她做的和外面賣的味道差很多囉?」這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安迪。
  「我…不是…沒有…」這是語塞的阿志。
  「是你說的我們都沒有說話哦!」這立刻撇清的是安迪的弟弟艾爾伯特。
  「你欠揍!你不想活啦!」這兇惡的口氣是阿志的老婆。
  「殺人囉!我看我趕快離開現場好了!」這八卦誇張的語氣絕對是艾薇。
  「………..」這還是想否認又很想豁出去的阿志。


  我想阿志雖然替大家說出了不敢說的話,但基於自保立場,所有人還是亳不猶豫的決定陷他於不義,讓他壯烈成仁。但自尊心受損的我無暇顧及對他處罰的方式,逕自向我們家的男主人尋求安慰去了:
  「真的不好吃嗎?」這撒嬌的口氣是我。
  「不錯啊!蠻好吃的啊!」這〝臣惶恐〞的口氣是他。
  「那你還要不要再吃一塊?」這語帶威脅口氣的也是我。
  「好啊!還是留給妳吃好了,我知道妳喜歡吃。」這見招拆招的狡猾傢伙是他。


  還有一次誕生了紅茶餅乾的失敗之作,除了端上桌的那一大盤之外,其餘還在烤箱裡的則被我丟進了垃圾筒,安迪這次破例很〝仁慈〞的說「不會不好吃啊!只是硬了一點,配水喝就可以吃下去。」沒想到不久後竟然被掃光光,我很訝異的問他:
  「你們真的吃完了?」這帶著「不可思議」的神情,想去翻翻看垃圾筒的是我。
  「我們玩大老二,輸的吃一塊,很快就解決了!」這讓人恨得牙癢癢的是安迪。
  「………」這在想等下大概不會有好日子過的是小倫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