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和一個有雙巧手的男人一起生活是相當不容易的,當女人一向擅長的燒飯洗衣都做得沒他好時,妳就會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價值。當然,大部份是刻意被「打壓」及「辱侮」的結果。

  舉例來說,每天在家等他下課回來煮飯給我吃,雖然這種生活方式還蠻理想的,但日子久了也挺無趣,有一次我心血來潮,想做一頓好的,讓他一下課回來就看到桌上熱騰騰的飯菜,好給他一個驚喜,沒想到因為動作太慢,到他回來我仍停留在切切洗洗的階段,他看我在廚房忙,二話不說的捲起袖子一句:「我來。」我當然不依,他、他、他、這個沒良心的人,竟然說:「當然是我做的比較好吃,妳不要浪費我的肉好不好。」於是受到侮辱的我二話不說就放下屠刀,找個地方療傷止痛去了。


  這樣的打擊不堪枚舉,就連洗碗的工作他也要一句:「你洗得又慢又不乾淨,而且洗個碗廚房都會做水災」來跟我搶,其實原本在同學好友的眼中,我的手藝也不算太差,但和他在一起時只會處處突顯自己的無能,還鬧了不少烏龍,有紀錄為證:


  案例一:那天興沖沖的一起去中國城買了牛腱牛筋準備回去滷,在公車上小倫興高采烈的說:「以後還可以滷豬腳。」我奇怪的反問:「那你這次為什麼不一起買來滷?」當時天空有一隻烏鴉飛過,正好拉屎在他臉上形成一條黑線:「豬和牛怎麼可以放在一鍋滷?妳不會做菜就算了,但這是常識耶!」


  案例二:平常閒來無事,我總會到樓下他工作的廚房轉轉,和大夥聊聊,通常他老闆John都會拿一些東西給我吃(有點像打發在一旁很吵的小孩),我也會很「好心」問要不要幫忙?不過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(大概覺得我不搗蛋就阿彌陀佛了),有一次John破例特淮我幫他們包春捲,結果小倫對著一盤大小不一的春捲說:「這個怎麼胖嘟嘟的?這個又瘦成這樣?」不過熟能生巧,後來我漸入佳境,不但春捲包得漂亮,心情也粉愉快,因為我知道等下包完後,John一定會炸一些來給我吃作為獎勵,不然我包得那些醜醜要賣給誰咧?


  案例三:有天他重感冒,沒胃口吃東西,我也難得賢慧的想說做頓早餐來伺候他,就煮他喜歡的稀飯好了,清清淡淡的也適合掛病號的人。他聽到了我的idea之後說:「那妳去樓下買幾個罐頭就好了。」開玩笑!生病的人吃罐頭營養那夠,我當然做幾道他喜歡吃的小菜,結果菜都端上桌後,他二話不說的只抱著那道「菜脯蛋」猛吃,我問他:「其他的菜怎麼都不動筷子?不好吃嗎?」他用沙啞的聲音回答:「不是,我感冒喉嚨痛,不能吃辣的!」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