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倫總是有旺盛的求知慾與好勝心,對於做菜更是如此,你可以說他別的地方不好(其實也不太能說啦!),但千萬不能說他做的東西不好吃,那可是很嚴重的侮辱。還有就是吃他做的東西時,不能默不做聲,否則一定有個人像猴子一樣坐立不安的問你:不好吃嗎?味道怎麼樣?還可以吧?

  若大家對在外面吃的東西讚賞有加,他一定會告訴你:「這很簡單。」若是稍微有點技巧的菜,他的反應會變成:「這不難做。」然後回去苦心鑽研,非得做出一樣的味道,像左宗棠雞、水煮魚片、日式炒麵就是這種情況下的產物。若滋味實在不太像,則問題必定是出在材料身上,絕對與個人功力無關,譬如說做出來的蛋蜜汁味道很奇怪,無辜的柳丁便成了代罪羔羊。


  小倫並非一個有耐心的人,卻可以一人站在廚房裡消磨一下午,不休息也不發一語,對於這點我實在不得不佩服。記得有次邀請安迪他們一起來吃團圓飯之前,他努力的在紅蘿蔔上雕刻出一個個「春」、「福」等應景字樣,上桌後安迪卻說:「幹嘛那麼麻煩,吃進去味道還不都一樣。」我在一旁附和道:「他請語言學校的同學回來吃飯時也是這樣!」向來善於在〝心理上〞給他支持,然後在〝言語上〞給他刺激的安迪,按照慣例的說:「人家外國人搞不好根本看不懂是什麼字,還在心里納悶這是什麼怪蘿蔔長得那麼醜!」


  常常他在廚房忙著準備美味餐點時,當然我會很〝好心〞的在旁陪他說話,但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撐不住,得去找大型充電器了(就是床啦),他總是說:「妳先去睡一下,好了我再叫妳。」我想一半是出於體貼,另一半(好吧!是很大的一半)應該是怕我影響他和食物去卿卿我我、天長地久,當時我彷彿看到他為了怕我吵他唸書,而去抱了PS遊戲機回來時的得救神情。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