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以為身為大廚身邊的女人,就天天與浪漫的燭光晚餐為伍的話,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!在料理的國界裡,小倫是個絕對激進的愛國主義者,我們家門前的春聯左邊貼的是「天下料理本一家」,右邊是「道道出自我們家」,橫批則是「中國一定強」!


  原本以為入了境當然就得隨俗囉!所以來到澳洲前,我已經做好了鎮日與麵包、馬鈴薯為伍的準備,其實我還蠻能接受西方食物,所以自然也就不會有適應上的問題。沒想到我那位對西餐充滿不屑的「隨行廚師」一句:「那種東西怎麼吃啊!」我那拿刀叉生活的美好憧憬就立刻消失殆盡。於是乎,我們每天在家吃的是中國菜,出去餐廳吃的也是中國菜,除了有一些特殊東西買不到之外,我們的飲食習慣跟在台灣實在沒多大的分別!

  想想看,他不愛吃生冷的食物(沙西米除外),一定要熱呼呼的,生菜沙拉便首先出局,乾巴巴的東西也不吃,必須要有湯湯水水,於是漢堡三明治也被打入了冷宮,說實在話,這樣的飲食習慣跟我媽實在是有夠像的,也就不奇怪他們倆個在吃方面這麼投緣了。


  坦白說,這種生活過久了還真有點無趣,跟這樣的男人出去玩也有點乏味,因為我們不管到了雪梨還是墨爾本,到了吃飯時間他一樣埋頭鑽進中國餐館,吃他的燒臘和港式飲茶,雖然味道是不錯啦,但出去玩不品嚐當地的食物,瞭解他們的飲食文化也實在是蠻可惜的,這時候他會說:「那些東西又貴又吃不飽,我開車好累好辛苦耶,妳總要讓我吃飽一點吧!」於是,即使我們到了紐西蘭,每到一個地方,他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地圖上中國城的方位所在,就連我們到了那種「雞不鳥不烏龜不」的天然景點,他的第一句話也是:「這種地方恐怕沒有Chinatown吧!」不過到最後竟然總能給他找到那麼一家兩家,不得不讓人佩服中國人無所不在的滲透力。


  日子久了我開始自力救濟,偶爾自己做點沙拉,或是焗起司培根馬鈴薯,我覺得簡直是人間美味!當然啦,這些東西做起來也簡單得多,結果做好了擺在冰箱裡,竟然真的只有我自己捧自己的場,他當然是興趣缺缺,就連我們的好朋友安迪和艾薇也碰都不碰,更別提我買的那些各種口味的起司和優格了,於是我成了大家口中詭異的中國人,淨吃些「老外吃的東西」!


  偶爾小倫也會順著我的意,配合我到〝燈光美〞、〝氣氛佳〞的地方吃飯,但,相信我,除非是特定的日子,否則真的是非常的〝偶爾〞。我想對他來說,那些地方的目的是用來「慶祝」或「紀念」,並非「用餐」。


  記得有回情人節我們是在一艘大型的paddle wheeler(旁邊有水車轉輪的那種遊艇)上一面用餐,一面欣賞布里斯本河沿岸美麗的夜景,場景是夠浪漫,但食物確是讓人難以下嚥;還有一次在我回台灣渡假前,我們去了一間在水上的西餐廳,裡面的服務生都穿著海軍制服,食物也挺蠻可口的,當時我點了一道cheese selection(集合各式起司的一道點心),當小倫看到了各式各樣的cheese時,只覺得這樣也能稱得上是〝一道菜〞?我立刻對他〝曉以大義〞,外加〝動之以情〞和〝誘之以利〞,好不容易說服他來上一小小口(實在是非常「迷你」的一口),結果呢?他當時的表情彷彿我強逼他吞下什麼「七日斷魂丹」一樣!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