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語言學校裡,常常會有所謂的B.Y.O.聚餐(大家自備食物帶去),而我們家男主人準備的東西,也往往受到大家的覬覦,最先被一掃而空。輪到我班上決定要到風光明媚的South bank(南岸公園)野餐時,只好立刻回家向他求救,於是那天我有了滷牛腱牛肚,和其它一些已不可考的菜,最讓我記得的是鳳梨牛腩。天哪!那種鳳梨挖空一半,牛腩藏在裡面,吃的時候還要把鳳梨蓋掀開的那種漂亮東西,神氣是夠神氣,問題是我要如何抱著它?一路坐City Cat(航行在布里斯本河的交通船)晃到南岸去?

  山人自有妙計,這事自然難不到他,於是鳳梨牛腩被繩子五花大綁好,放在盤子上用保鮮膜層層包裹固定,而我也因此成了船上大家行注目禮的焦點,我想那些不明究理的洋人,一定很奇怪一棵鳳梨為什麼要被折磨成那個樣子?


  野餐時,同學紛紛不可置信的問我:「這些東西都是妳做的嗎?」我理所當然的點點頭。「怎麼做的?教我!」我也理所當然的胡謅一通。哼!畢竟我也是有點天份的,況且看多了也吃多了,還是可以把大家唬得一楞一楞的。我一面得意的笑,一面想著出門前他對我說的話:「妳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我當然希望他們能夠吃得很開心,這樣妳有面子,我也很高興。」


  小時候媽媽的菜,還有爸爸在朋友面前得意不已的畫面又浮現在我腦海,只是角色好像顛倒了吧?

patrina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